白彩凤向龙求凤使了个眼色

黄昏时刻,五个人来到杭州城郊外,为了不引起百姓的骚动,龙求凤等人在城外下了「龙车」才步行进城。见天色已晚,龙求凤向白彩凤説道:「天色不早了,我们还是明天再去你家吧...


黄昏时刻,五个人来到杭州城郊外,为了不引起百姓的骚动,龙求凤等人在城外下了「龙车」才步行进城。见天色已晚,龙求凤向白彩凤説道:「天色不早了,我们还是明天再去你家吧!你看怎么样?」他还是很尊重女孩子的意见。白彩凤见他这么体贴便乐道:「都听你的,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。」龙求凤点头说道:「嗯,那我们就先找个地方休息,今天晚上还有事做。」几个人听到他那样说,不由得骂道:「真是个大色狼,三句不离老本行。」龙求凤间她们误会了,便哈哈笑道:「我才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坏,我是要找你们商量一下给我未来的老丈人送些什么东西好,你们也真是的。」几个人听了都不好意思起来,看样子是会错意了,想到这里,个个脸都发热,纷纷朝客栈奔去。龙求凤摇摇头向小白龙说道:「女人家心思真难捉摸,一个时候一个样。」说完也跟在她们的后面进了客栈。众人用过晚餐后,龙求凤拿出了不少宝物放在桌上说道:「你们看看这些什么东西里面,什么比较恰当?」小白龙看著满桌的宝物嗤之以鼻的说道:「拿著别人东西做贺礼,还说得这么好听。」龙求凤扬了扬拳头试探性的问道:「小白龙啊……你是不想松松龙皮,觉得有点紧了?」小白龙连忙岔开了话题说道:「老大你肯定不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吧!来,正好我可以帮你解说解说,很多东西都是前龙神族长喜欢的,也就是你……」龙求凤不解的问道:「我?我什么,难道我认识?」小白见差点说溜嘴急著转话说道道:「也就是你的那把龙神剑,前龙神族族长最喜欢了,还是有那个凤佩,就是你手上拿的那个,是当年族长夫人给她刚满月儿子订下的一门亲事,那是信物。」龙求凤看著手中的凤佩,这块玉佩是由九条彩凤刻成的,头都朝著玉佩中心的那颗珠子,凤尾将玉佩围成了一个圆形,可是奇怪的是,龙求凤总觉得这块玉佩给他一种亲切、温暖、幸福的感觉,是从来没有过的。他也没再细想,既然别人拿它做信物,那一定是宝物,刚好看见腰间没挂东西,就挂在了腰带上。他顺口问道:「那他是跟哪个族的公主订的亲?」小白龙说道:「是跟他自己的娘家,凤族订的,还把我们族的九龙佩当作信物,以便日后相认。哎!想不到没多少就发生那场事故。」龙求凤说道:「看看哪些是你们前族长留下的遗物,把它摆在这,那些可是不能送人的。」说完就腾出一块空间。小白龙点头说道:「好的,看来你还是有点分寸的嘛!还算对得起我们龙神族。」没多久要送去白府的聘礼也已经准备好了。龙求凤伸了个懒腰说道:「都很晚了,小辣妹是不是该回去休息了?」秦玉凤骂道:「色鬼,就知道赶人走,绝对没有什么好事。」说完便满怀心事的离开了。仙凤见她走了,马上也跟在后头回房间去了。韩美凤也笑道:「白姐姐,那就不破坏你的好事了。」白彩凤见人都走了,看著龙求凤那坏坏的样子说道:「今天晚上我不会陪你,你还是找美凤妹妹吧!明天要去我家,我要养足精神。」龙求凤见她一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便嘻笑道:「不会的,以前你每天早上精神还不是很好。」说完搂著彩凤便向床上走去。白彩凤强忍已被激起的表情,硬是将他推出了房间。龙求凤见被赶了出来,摸摸鼻子说道:「不就是见个父母有这么紧张吗?哼!我打美凤那儿去。」于是敲响了韩美凤房间的门。韩美凤见有人敲,心里很清楚,肯定是自己爱得要命的小坏蛋,看来是被白彩凤赶出来,才到这边来,想到还有人等他去,便忍著去开门的冲动,向门外喊道:「很晚了,今天我也累了,你还是找别人吧!」龙求凤知道今天自己肯定要睡走廊了,回想一下韩美凤刚刚的话心道:「她叫我找别人去,难道叫我去找辣椒妹?那不行,肯定会被她刺成蜂窝,难道是……」想到这,突然满脸的笑容自言自语道:「原来是这个意思啊!」于是期待的朝天字三号房走去。「咚咚」,门外的敲门声让仙凤的心加速乱跳,她强压著心中的激动,细声说道:「谁呀?门没锁进来吧!」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是谁。龙求凤一听,就知道仙凤儿今天已经准备好羊入龙口了,于是推开门进了房间,笑著向仙凤说道:「怎么,你知道我今天要来吗?门也没关?」仙凤听了脸更红了,羞著说道:「你白天说的啊!难道你忘了?」看著仙凤那付愿君怜爱的模样,他差点就把持不住,想立刻好好地疼爱她一番。龙求凤走上前搂著仙凤的柳腰,闻著她发间中的香味怜爱的说道:「怎么会呢,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小仙女在等我,我怎么会不来?」她不安的在龙求凤怀里扭动了几下,见挣扎无效,就只好任他轻薄了,何况是自己喜欢的人儿,但也没放过机会,跟著问道:「龙哥哥,你是不是只看上了我的外貌,根本就不是喜欢我这个人呢?」一声龙哥叫得龙求凤全身酥麻不禁柔声说道:「哪会呢……你看我像那种人吗?像你这么可爱、美丽的姑娘到哪里去找啊?有你这么温柔的姑娘陪伴我,我开心都来不及了。」仙凤眨著美丽的凤目,脸上布满了甜密的微笑心慰的说道:「龙哥,你是说真的吗?没有骗我吗?」龙求凤柔声说道:「我怎么会骗你呢?像你这么纯洁的女孩子我怎么忍心欺骗你的感情呢?」手也不闲著开始在仙凤的娇躯上大肆游动起来。随著龙求凤双手的不规矩,挑逗著自己的敏感区块,仙凤也随即情动起,呼吸变得急喘起来,断断续续地说道:「龙哥哥,咱们到……到床……床上……去好吗?」得到了佳人的首肯,龙求凤马上抱著虚软无力的仙凤走向了床边……一夜无话,本来准备去白家的,但众人见到仙凤现在的样子是不宜走动,于是几人在客栈又休息几天。这日早晨,龙求凤领著众女来到白府,看到这般阵仗,一路上是羡煞旁人。白府上下见小姐回来了,而且带著几位美女,虽然没有福气娶到,但是饱饱眼福还是有的,全都更加殷勤的招呼,深怕待客不周。白父、白母见女儿回来了,心里都十分高兴,虽然白父还是板著脸孔,但是从他的眼神中看的出来他还是开心的有点激动,但还是板著脸恐孔说道:「你不是不要这个家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呢?是不是被那穷书生甩了?早就跟你说过小白脸靠不住的。」原来白父没认出龙求凤来,加上那时候的龙求凤稚气未脱,也像个十足的小白脸,现在的他添加了几分洒脱,几分成熟,当然白父也就没有认出来。众女听见白父是这样评价龙求凤的,在主人面前当然不能失礼都忍著笑意,只不过会不由自主多看了他几眼,倒是秦玉凤十分认同白父的观点,对著龙求凤笑了一下。就连白母也没有认出来,拉过女儿问道:「女儿啊……在外面吃了很多苦吧,没有受什么委屈吧?」她紧张的环顾白彩凤的全身。白彩凤向龙求凤使了个眼色,然后向母亲撒娇道:「没有,你看女儿这不是好好的吗?」白父也听见女儿话点点头说道:「没有就好,我已经给你订了一门亲事,是本州知府的大公子,和我们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。」龙求凤听了不禁大声说道:「什么!你把你女儿许配给了那什么狗屁知府的儿子,你有没有经过你女儿的同意?」白父一听才仔细打量著龙求凤,认出来他就是以前的那个书生,起先还以为是女儿的同门,就没放在心上, 老奇人精选单双二肖资料现在看到他还是跟女儿在一起, 老奇人单双二肖公式不由得火冒三丈, 白小姐单双二肖公式指著龙求凤骂道:「你这个小白脸还敢来!今天看我不打断你的脚!」本来怀著美好憧憬回家的白彩凤, 曾道人二肖公式看到这种画面不由得伤心地痛苦的哭道:「爹!你怎么能这样,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许给人了,也不管我喜不喜欢?」白父斥道:「胡说八道!婚姻大事怎么能让你自己作主。」龙求凤没想到白父这么样的势利,这么的蛮横无礼,这种时候也管不了他是不是心上人的父亲了霹头就是喝道:「想不到你这么势利,完全不顾虑自己女儿的幸福,只顾自己的利益,十足的无情奸商。」白父也想不到一个穷书生竟然敢如此的放肆,还当著众人的面辱骂自己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骂道:「你说我是奸商?好……你说得对!我跟堂堂杭州知府联姻,是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利益,你有那个本事吗?」要不是看他是彩凤的生父,龙求凤肯定上前一掌废了他,生气的骂道:「你这种行为跟卖女儿有什么分别,天下哪有你这样子的父亲?」白父不气反而笑道:「对,我就是卖女儿,人家知府给我黄金一万,白银十万,绫罗绸缎数百匹,你能给我什么?」白彩凤听了是更加的伤心,想不到原本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父亲会变成这个样子,居然将自己当成货物一样嫁出去,痛苦的说道:「爹,难道你心里就没有我这个女儿吗?难道在你的眼里就只有钱吗?」白父看到女儿伤心欲绝的样子,心里也是一阵阵像针刺一样的心痛,但是不这样做的话,难道让她再次离家出走吗?于是狠心的说道:「对!爹就是这样把你养这么大,花了我多少心血,多少银子,难道现在不该回报爹吗?」彩凤用袖子擦拭一下眼角的泪水,咬著玉齿说道:「既然爹这么绝情的话,那么女儿只有不认你这个爹了,我已经是龙家的人了,一马不配双鞍,我不会再嫁任何人,恕女儿不孝,不能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,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是白家的人了,龙哥我们走吧,我不想待在这里了。」最后一句是转头对龙求凤说道。龙求凤看著伤心的人儿,是心如刀割般,他轻轻的搂著白彩凤向门外走去,也示意身后的佳人离开,众人也只有善解人意的仙凤,她怎么也不相信天下会有这样的父母亲。临走时她望了白父一眼,从白父的眼神中读到了他还是很疼爱自己女儿的,觉得这事肯定另有蹊跷。于是她心里一软将龙求凤带来的礼物放在了茶桌上,柔声说道:「白伯父不要伤心,龙哥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怠慢白姐姐的,而且还会好好的照顾她的,这是龙哥给你们二老的礼物,我放在这儿了。」说完也跟著龙求凤离开了白家。看到女儿伤心的离开了,白母方知丈夫的苦心,柔声道:「老头子你这是何苦。」白父握著陪伴了自己大半辈子妻子的手痛苦的说道:「我不这样做的话,难道真的要我把女儿嫁给那个败家子吗?只要女儿过得好就行了,现在看起来女儿的样子比以前更美了,我就放心了!」白母看著桌子上的几样聘礼说道:「看那个书生的样子,还是很有志气的,虽然穷归穷,还是个肯负责的男人,倒没有始乱终弃,看来今天他是来提亲的。」无意间顺手便打开了一个盒子,看见盒中的东西,失声叫道:「老头子,你来看看,新闻资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珍珠。」白父闻声转头,看见自己妻子手中正拿著一颗拳头般大的珍珠,从商多年的他见到了,也是激动万分,惊奇道:「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珍珠,就连皇宫也不能有,这可是仙物啊!」接著他安慰的笑道:「现在我放心了,原来那个小子是深藏不露,现在才明白,为什么他说是住在深山里,原来是跟仙人学仙术啊,说完又打开其它的几个盒子,样样都是稀世珍宝,除了其中一个盒子装的是一个药瓶。」白父拿起了那个药瓶,打开瓶盖,香气顿时扑鼻而来,眼睛一亮说道:「仙丹,这是仙丹,原来女儿找了个仙人的徒弟啊!来来,快吃一颗。」而另一边不明原因的龙求凤他们是气愤难当,白彩凤更是哭的像一个泪人儿似的,众人怎么劝也劝不住,在一旁仙凤也插不上嘴说出她怀疑的话,害羞的她又不敢大声叫,只好等白彩凤止哭后再说。但是看情形也不知道要到她要哭到什么时候便柔声叫道:「别哭了,能否听我几句?」这一句果然有用,白彩凤不哭了,仙凤看见众人都看向她,脸一下红了起来,低下头来又不敢说,当听见白彩凤哭声一起,于是连忙道:「白姐姐别哭了,我觉得白伯伯是有苦衷的,临走时我看了他一眼,感觉他眼中很高兴,像放下了一块心里的大石头。」听了仙凤话的白彩凤仔细一想,抽泣的说道:「是啊,我也感觉爹今天有不对劲,按理说,我要离家,我爹应该阻拦才对啊……怎么会让我离开呢?」秦玉凤也说道:「是啊,天下间只有疼爱自己的父母,哪有这么狠心的父母,这其中肯定有隐情,我们应该打听打听。」龙求凤这时说道:「不用了,我已经叫小白龙去了。」韩美凤有点不信的说道:「你叫小白龙去,不怕吓到别人?」龙求凤笑道:「老婆这你就不懂了,小白龙几千岁的了,化身成人不成问题的,你可别小看了他。」白彩凤这才发现自始至终,龙求凤根本没劝过她,原来他早就知道另有隐情,想到这里她的心情也恢复了刁蛮的本性,拧著龙求凤的耳朵说道:「好啊,连你也欺负我,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。」龙求凤连声讨饶道:「亲亲好老婆,不要这样,我只是想让你一次哭完了,以后不会再让你掉眼泪了。」他边说边用手擦拭著白彩凤脸上的泪痕不舍的说道:「你看看,眼睛都哭肿不好看了,来,笑一个,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流眼泪了。」满是柔情的双眼也望向众妻女说道:「你们也是的。」就连一直对龙求凤有敌意的秦玉凤看见那双充满柔情的双眼,心里也是很冲动,不自觉想到其实他也是个理想中王子,只是花心了点。这时房中银光一闪,小白龙出现在了房间里连忙说道:「大事不好了,老大有麻烦啊!」龙求凤见小白打断了他拥抱美女的大好时光不爽的说道:「什么大事不妙啊?」小白见了龙求凤一脸的不爽,马上由人形变回了龙形解释道:「原来老大和白姐第一次见面的那天,白姐飞身上船的那一刹那被知府的大公子看见,于是就迷上了白姐,打听之下,发现是全城首富白老爷的千金,所以上白府提亲。」他喘了口气接著说道:「白老爷当然不会答应,知府大怒,就以白府上下几十条人命相挟,逼白老爷答应,白老爷无奈之下才答应,所以也就有了今天的这一幕。」白彩凤听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马上提剑向外冲去,看情形是想去杀了那贪官一家。还没出门就被龙求凤拦下了,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喝道:「彩凤冷静点,等大家商量一下,再去不迟。」白彩凤挣扎了几下,也就不动了,静静在伏在了龙求凤的怀中,龙求凤见她冷静下来了,于是又向小白龙问道:「那个知府官风如何,是不是该杀?」小白龙气愤的说道:「简直坏透了,全杭州城妓院有一半是他在幕后指使的,什么逼良为娼,占人土地,欺男霸女,这些事情常有发生。」龙求凤点头说道:「嗯……是该杀,咱们现在就去把那个狗官给宰了。」众女齐点头说道:「嗯!现在就去。」一群修真之人要杀几个贪官简直易如反掌,根本不费吹灰之力的,办完了替天行道一事,一行人又来到了白府。白父见女儿去而复返厉声骂道:「你怎么又回来了,还嫌气我不够是吗?想要我这条老命是吗?我没你这女儿,还不快给我滚!」白彩凤不气反笑道:「爹,我都知道了,你可别累坏了身子,装了这么久不累吗?你不累我还嫌累呢!」白父见女儿知道了,也就不板起脸了,堆起了一脸的急色说道:「那你还不快走,我们惹不起那狗官的。」龙求凤插话说道:「老丈人怕什么,他要是敢再来,小婿将他们打回地府。」心中笑道:「现在连鬼都不成了,还怎么来啊!」但是也不点破,怕吓到两位老人家。众妻女见龙求凤说话有趣,都掩著嘴娇笑起来,一时之间犹如牡丹盛开,群芳争艳的味道,看得那些仆人舍不得将眼光移开,就白父也是为之一怔。白父见龙求凤这样说,加上之前送来的稀世至宝,也就不坚持了于是说道:「好,好,既然你们这么有把握我也不再坚持了,小四、彩儿,去准备几间客房吧!」看著女儿高兴,眼睛却是红红的,慈爱的摸著女儿的头说道:「都成这样了,我还有什么话好说,何况我也收了他的了聘,这事就这么定了。」转头对龙求凤道:「你过来一下,我有话跟你说。」龙求凤见白父已经答应了亲事,也就应声和白父走到一边说道:「岳父大人有什么吩咐,小婿一定照办。」白父也没反驳就说道:「我女儿既然执意要跟著你,我也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,也看得出你很疼我女儿,我女儿也为了你居然离家出走,你可不要有负于她。」龙求凤忙躬身说道:「绝对不会的,岳父大人尽管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彩凤的。」白父听了板起脸说道:「哼!我放心,我怎么放心,跟你在一起的其它三位姑娘和你的关系也不简单吧!」龙求凤摸摸鼻子苦笑道:「岳父大人只能怪小婿太有魅力了,一下子就吸上了这么几位来。」白父听了呵呵笑道:「男人三妻四妾是很平常,不过我女儿是在什么位置上?」龙求凤摸摸头有点不明白的说道:「彩凤是我的大老婆啊!她最先进我龙家门。」白父满意的点点头说道:「还算有良心,以后对我女儿好点!」白父见事已成定局,也只有如此了,见他肯给自己女儿正室的位置,也就没说什么了,他哪知道正室早就在龙求凤刚满月时给人定了,就连龙求凤自己也不知道,其实他心中没有什么身份概念,只是觉得她们都是一样的,都是自己的老婆,哪有分大小,只是先后顺序不同罢了。一旁的白彩凤见父亲跟龙求凤相谈甚欢,心情也随之愉快起来,只有秦玉凤感觉有点失落,见到自己的姐妹一个个都有归宿,虽然都是归给了同一个人,但也算是有了自己心爱的人。可是那个混蛋居然对自己不理不睬,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他的预定的老婆,现在倒好,居然对自己不闻不问了,一句调笑的话都没有了,真是气死人了,心中不知咒了这又气又恨又爱的家伙多少遍。这一切也都看在龙求凤的眼中,他的心里暗自高兴,看样子这招还真是管用,看来不用几天,这朵带刺的玫瑰就要到手了。次日早晨,众人在白府一家子欢送情形之下,离开了白府,放下心里大石头的白彩凤,此时显得更加的迷人,更是黏著龙求凤不放,看来现在的她已经以龙家人自居了。龙求凤看著满怀心事的韩美凤问道:「美凤儿你怎么了啦,是不是担心你父母不同意啊?没事的,什么事都包在你好老公我身上。」韩美凤眨著美目疑惑道:「真的吗?」龙求凤在她的俏脸上亲了一下说道:「当然是真的啊,有什么好奇怪的,你们都是我的好老婆,我对你们都是一样的不分大小,谁大谁小有什么关系,不要跟世人一般见识。」仙凤也插话说道:「是啊,我堂堂的玉仙宫小宫主排最后一个,也没以不高兴啊!只要跟自己的人在一起就可以了,何必在意其它的。」众人听了仙凤的话纷纷点头称是,只有秦玉凤听到这话,眼中闪过一丝光亮,象是所有的心结都解开了似的,这几天话不多的她,现在已经跟众女打成一团,不时向龙求凤抛几个媚眼,搞得他心痒痒的,恨不得马上天黑。一行人说说笑笑,没多久来到一处密林,看起来象是设有埋伏的地方,刚踏进密林的众人,也都感觉到了气氛有所不对,象是有人已经设好了圈套,于是龙求凤扬声道:「哪一路的吐嵬子还不给你爷爷我滚出来,难道要把你们一个个请出来吗?」话刚说完不久,从林子深处走出身穿青黑衣服的两队人马来,青衣是衣著像道士打扮,而黑衣则是衣上绣著一条青龙。秦玉凤见了,向龙求凤说道:「是青秀派和万魔宫的人,这次有麻烦,其中有几个都是元婴后期的高手。」

原标题:全球累计确诊超443万、WHO警告“新冠病毒可能永远不会消失”欧元、英镑、日元、澳元及加元日内走势预测

原标题:可汗高强度消费自己,Doinb玩奥恩全队合唱Letme之歌!梦里是羊来

,,香港王中王中特精选玄机

相关文章